主页 > 招聘网 > 收割机畅想
收割机畅想

  机构3月给予438股 “买入”评级 80股有望大涨逾四成。我们50岁左右的人大多割过麦,有的原本是农民,有的曾下乡插队,有的曾支援“三夏”,割麦自然是家常便饭。我们在割麦的时候,都畅想过收割机。因为毛主席说“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”,他老人家甚至还想兼任农机部部长呢!所以我们当时都相信,要不了几年,我们就可以驾驶收割机了。可是,到了1980年,农机部却向国务院报告,1956年定下的在农业集体化的基础上,用25年时间实现农业机械化的目标已不可能实现。

  农村实行了“大包干”,农民挥汗收割自家的麦,虽然比集体化时期更苦更累,但心里却很甜。可是,我们的农业机械化情结依然挥之不去。我们不免担忧:条块分割的责任田,将来怎能跑得下收割机;一家一户的实力,将来怎能买得起收割机。

  从1980年起,我们盼望了二十多年,田野上骤然响起收割机的轰鸣声。细心揣摸起来,原来,一个国家的农业机械化,是这个国家工业化程度的体现,工业化上不去,农业机械化就不可能实现。改革开放30年,我国已进入工业化中期阶段,那么农业机械化必然与之相适应。国家的工业化如何促进农业机械化?一、工业体系和技术水平可以保证农业机械的大量生产;二、财政实力和惠农政策使农民购买农机可以得到价格补贴。收割机因此得以开进田野。

  虽然国家给补贴,购买农机的也只是极少数先富起来的农民。但是,仅此就足以实现农业机械化。因为农机户并非为了自己使用,而是为了提供有偿服务。仅为自己使用,谁也不会买农机;提供有偿服务,则可收回投资,赚取利润。农作物的从南到北渐次成熟,为农机户的社会化有偿服务提供了广阔的天地。

  原以为只有在土地规模经营的基础上才能实现的农业机械化,就这样在土地分散经营的基础上实现了。然而我们对农业机械化远景的畅想,又会引发我们对土地规模经营的畅想。的确,土地规模经营比分散经营更利于机械化作业。但是,我们应该首先尊重农民对土地所有制的意愿,其次才能考虑机械作业的要求。眼下,农民决不会为了机械化作业的方便而将土地重新合拢在一起。只有当绝大多数农民离开了土地,转移到了城市,土地合拢在一起才有可能。

  目前,农业机械化正在向深度和广度发展。小麦、水稻、玉米、大豆的耕、播、收已基本实现了机械化,而棉花、花生、马铃薯的机械化收获尚在畅想之中,还有待技术的突破、价格的降低、补贴的增加。以棉花为例,每年秋天载着摘棉大军的专列隆隆西行,说明在新疆广袤的棉田行驶的棉花收获机还为数不多。棉花收获机每台售价约200万元,机械收获的棉花杂质含量高,还要配套清除杂质的机械,每台售价更高达1000万元。虽然摘棉机械如此昂贵,但由于在摘棉效率、摘棉成本上的优势,终将会取代人工摘棉。

  “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”,这是一个英明论断。但是改革开放30年的实践证明,农业机械化的根本出路则在于国家的工业化。因此,我们不再仅仅畅想收割机,而是更宽广地畅想国家的工业化进程。⑩1香港免费全年资料大全